肯尼迪夫人塵封的帶血裙裝

--> -->歷史肯尼迪夫人塵封的帶血裙裝CATHY HORYN2013年11月22日1963年,約翰肯尼迪和傑奎琳肯尼迪在達拉斯。 Art Rickerby/Time & Life Pictures, via Getty Images在返回華盛頓的飛機上,傑奎琳肯尼迪(Jackie Kennedy)穿着的香奈兒(Chanel)套裝上,她丈夫的鮮血已經結成了塊。助手們多次建議她清理一下,但她只是說,「讓他們看看,他們都幹了什麼。」肯尼迪夫人至少穿了這件套裝六次,包括在1962年會見阿爾及利亞總理時也穿過。 Robert Knudsen/White House, via John F. Kennedy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Boston\r然而在約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1963年11月22日在達拉斯遇刺身亡以來的半個世紀里,幾乎沒有人見到過那一天留下的最著名物品,它也是曾被穿過的最為人熟知的衣物之一。現在,它被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保存在

華盛頓郊外一座控制溫濕的保險庫里,按照肯尼迪家族的要求,還要再過將近一個世紀的時間,才能將其公開展出。\r如果說有一件物品,既能表現那一天迸發的恥辱和暴力,又能夠表現在那之前的瑰麗和精巧,那就是傑奎琳肯尼迪血跡斑斑的粉色套裝。它是一扇誘人的窗口,透過它能窺視名望和時尚,了解她的魅力和堅定的決心,感受我們已知的她,揣度我們永遠也不會了解的她。\r肯尼迪夫人和一件衣物的聯繫如此緊密,這一點恰如其分。在身為第一夫人的近三年時間裡,她因為自己青春的風采而名動天下。在政治上,這意味着無論她何時陪伴在總統身邊,都會引來大批人的追隨。然而,對於感到脆弱的肯尼迪夫人而言,時尚給了她一種與公眾的目

光相隔離的感覺。它是一副盔甲。廣告\r所以,即使是在那天,在慘劇發生之前,看到肯尼迪夫人之時,人們的目光還是會不可避免被吸引到那件粉色套裝上,這件帶深藍色翻領的套裝,一絲不苟地模仿了香奈兒一款經典的開襟套裝。衣服來自公園大道(Park Avenue)上的Chez Ninon,這家店根據傑奎琳喜好簡潔線條的品味,為她製作了許多服裝。除了這天之外,她至少還穿過這件衣服六次,她在1962年訪問倫敦時穿過,同年會見阿爾及利亞總理時也穿過。\r指派給肯尼迪夫人的特勤局特工克林特希爾(Clint Hill)感覺,50年前那個中午的達拉斯,在載有總統及第一夫人的深藍色轎車的映襯下,粉色套裝顯得閃閃發亮。\r希爾說,「因為套裝的顏色,她在車裡如此奪目,就像陽光讓它發亮。」希爾剛出版了記述肯尼迪遇刺事件的新書《11月的5天》(Five Days in November),以配合又一個周年紀念日。\r目前保存在保險庫的粉色套裝和與它配套的長筒襪(卷放在一塊白毛巾中,上面沾着凝結的血滴)基本上和遇刺當日一模一樣。只是和套裝相配的小圓帽和白色羊皮手套已在當日的混亂中遺失了。\r1964年,套裝和配飾(包括深藍色的皮鞋、手袋和深藍色上衣)被裝在服裝盒裡運抵國家檔案館,自那以後一直保存在這裡。肯尼迪夫人去世後,作為母親的在世繼承人,卡羅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在法律上擁有這些物品。於是,在2003年,肯尼迪家族立下了贈送契約,其中有條款規定,要到2103年才能將套裝公之於眾。卡羅琳通過辦公室表示,她拒絕置評。\r多年來,肯尼迪家族一直力圖避免對遇刺時留下的物品進行煽情的處理,這也是100年限制明確的用意所在。儘管如此,

檔案館特別訪問權主管瑪莎墨菲(MarthaMurphy)說,肯尼迪夫人的衣物是遇刺藏品中唯一受到這種特殊限制的物品。廣告\r相比之下,符合國家檔案館特別標準的學者和研究人員可以查看肯尼迪總統的衣物和李哈維奧斯瓦爾德(Lee Harvey Oswald)用的步槍。就各方所知,為了研究目的而查看肯尼迪夫人套裝的申請從未被批准過。\r肯尼迪夫人在11月23日一早回到白宮後,她的衣物被放進一個袋子,想必是由她的貼身女傭普洛韋登西亞帕雷德

斯(Providencia Paredes)做的,不久後這些衣物又被放進一個服裝盒。記錄顯示,盒子大約在1964年7月前的某一日抵達國家檔案館,並附有一張用肯尼迪夫人的母親珍妮特奧金克洛斯(JanetAuchincloss)的信箋所寫的字條,上面沒有簽名。\r字條上簡單地寫着:「傑奎琳1963年11月22日所穿套裝和所攜手袋。」究竟是奧金克洛斯做出了把衣物送交國家檔案館的決定,抑或如許多人所信,她是按照女兒的願望這麼做的,外界已無從得知。帕雷德斯在一次採訪中說,那件套裝最初被送到奧金克洛斯位於喬治敦的家,不過她確信,肯尼迪夫人對它的去向做出了決定。她說,「沒人能替她做這個決定。」\r墨菲說,肯尼迪家族從未建議國家檔案館清洗套裝,儘管把血跡和其他殘留物留在衣物上是一種標準的保護做法。紐約市博物館(Museum of the City of New York)服裝和紡織品負責人菲莉絲馬吉德松(Phyllis Magidson)說,「它們是這件物品歷史的一部分。」曾見過套裝的墨菲說,它看上去基本上依然是嶄新的。\r儘管肯尼迪夫人引人注目,但她的粉色套裝隱藏於公眾視線外似乎是合適的。\r文化評論員、《面具下的傑奎琳:偶像演繹》(Jackie Under My Skin: Interpreting an Icon)的作者韋恩科斯騰鮑姆(Wayne Koestenbaum)說,「她無疑對不露面和消失有着極深的理解、對事先精心編排的亮相也是如此。所以,看不見的套裝是一件令人沉痛的紀念品,準確象徵著她生活中的矛盾」。廣告\r墨菲指出,肯尼迪夫人對文物保護的興趣給套裝的地位添加了另

一個層面,她說,「這件套裝濃縮了一切。」\r博物館館長們想不出還有哪件歷史性服裝的內涵能超過這件套裝,同時又因被認定過於敏感而無法公開。能形成類似震撼的衣物包括集中營里穿過的衣物,還有原子彈在日本爆炸後留下的破衣爛衫。然而這些感人至深的物品是在博物館裡展出的。館長們提到的其他例

子包括拿破崙死時穿的外套、瑪麗安托瓦內特(Marie Antoinette)被押往斷頭台途中掉下的一隻鞋,以及阿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遇刺時穿的衣服和斗篷。\r可是,林肯在世時,知道他模樣的美國人相對較少。

而且,即使

他的相貌為人熟知,也難以和肯尼迪夫人令人着迷的美貌和流行文化名

人的身份相媲美。正如諾曼梅勒(Norman Mailer)在1962年的一篇隨筆中,批評她電視直播的白宮之行時所說,她是「我們眼睜睜看着被製造出來的時尚。」\r由於這個原因,再加上公眾對肯尼迪總統遇刺的沉迷和情緒

激烈的媒體文化,大多數專家認為,展出她的衣物會引發問題。馬吉德松說,「如果讓它公開展出,會導致人們情緒失控。」\r認識肯尼迪夫人的人說,幾乎可以肯定,這件套裝從曼哈頓的服裝店到達拉斯,最終抵達保險庫,肯尼迪夫人幾乎在每一個環節都扮演了一個角色。\r她

是一個有着周密組織技能的女人。她會在床上向自己的白宮秘書瑪麗巴雷利加拉格爾(Mary Barelli Gallagher)下達指令,她的早間備

忘錄也讓人應付不暇。(小阿瑟M施萊辛格[Arthur M. Schlesinger Jr.]曾把它們比作丘吉爾[Churchill]在二戰期間的《今日行動》[Action This Day]備忘錄。)廣告\r加拉格爾1969年出版的回憶錄《我和傑奎琳肯尼迪在一起的生活》(My Life with Jacqueline Kennedy)堪稱威廉曼徹斯特(William Manchester)《總統之死》(The Death of a President)

的姐妹篇。《總統之死》是由肯尼迪家族委託撰寫的唯一記述遇刺事件的書。加拉格爾的回憶錄里滿是有關肯尼迪夫人的工作和生活習慣的細節。曼徹斯特稱肯尼迪夫人有着崇高的目標,而加拉格爾的回憶錄則像是對這些崇高目標的幕後介紹。\r比如,他稱肯尼迪夫人是「喜歡獨處」的社會名流,因失去丈夫而發生了重大變化,成了「新傑奎琳」。但他沒有考慮到,也許她在搜尋服飾和傢具時所用的那些技巧和決心,與她在丈夫遇刺後展現的沉毅是相同的特質。\r她堅決拒絕換衣服的行為該怎麼解讀?儘管加拉格爾主要記載白宮的職責,但她也敘述了肯尼迪夫人毫無猶豫說不的許多事例。她寫

道,「如果她不想參加某個活動,誰都別想勉強她去。」\r根據曼徹斯特在書中的記載,肯尼迪總統對去德州時妻子計劃穿什麼異常感興趣。在他們的婚後生活中,這是此前從未有過的事。曼徹斯特寫道,總統對妻子說,「穿簡單點兒,讓這些德州人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好品味。」\r儘管沒有質疑這段記述,但帕雷德斯認為它沒那麼重要:「或許總統讓她穿2020管家婆幽默玄机 那件套裝。我覺得她沒有多想。那是一套在旅行時非常實用的套裝 。」\r她還補充說,「我的確給她打包了很多衣服,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天氣如何。總統給我打過電話。那是我最後一次和他說話。他說,『你也知道,德州會很熱。』」翻譯:張薇、陳亦亭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热门推荐